陆淮青
[一个小号/不用fo]
 

朝阳瑰丽,浮世多忙。

双节快乐😉

一年这个号就登不了几回,请不要fo这只僵尸号啦,谢谢各位的喜欢(:3▒▒▒

《氷面鏡》

///Written By 颜未臣

///太宰治×中原中也

///怪谈Paro


√ 《绝望するな。では、失敬。》双黑本完售感谢❤2017年新年快乐!


-The dreams in which I am dying are the best I have ever had.

那些让我濒死的梦境,却是我拥有的最美回忆。


[V]


他听说北边的深山里有一座古老的寺庙,冬日的雪景宛如仙境。

穿过守林人的破旧小屋,之后便是人迹荒芜的深林。仰头望去尽是葳蕤古木,纤细的日光从林隙间投进来,变得温润柔和...

感谢带走的各位´∀`

魏琛:

双黑本二刷已上架!!!共63本!!!😘求带走感谢!!!

通贩链接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10.1-c.w4071-9112866180.1.BGhsdN&id=538582799094

感谢这个版工!!!!

LOMO卡是双面的,还有背面也超级文艺😘

沉砚。:

 @魏琛 

双黑本的赠品,一套六张的双面LOMO卡

京都旅游时拍的照,稍做了下调整

灵感来自青之文学中的《人间失格》

《七夕快乐💜》

渐渐地,我开始想念一个人,想的不得了,想看见他的脸,想听他的声音,想的不得了,好像是腿上扎着滚烫的针灸,只能忍耐着不动一样。

——太宰治《斜阳》

很喜欢这段,一直没机会用进文里。
私心当是给中也的情书吧^_^

《一期一会》

///太宰治×中原中也

///竹马设+哨兵向导Paro

///有肉排雷:太宰向导攻×中也哨兵受


[Q]


得知那个人觉醒的消息是在一场黄昏的大雨中。

雨水将冷硬的钢铁城市罩上一层朦胧的纱帘,视野模糊不清,水汽馥郁弥漫,脚底的泥泞在鞋跟溅满肮脏的泥点。黑色的云层遮蔽天空,街上亮起倒垂的灯光,在地面落下几道隐隐绰绰的重影。

从黑色露指手套伸出的修长指尖握紧伞柄,男人垂肩的发尾微微潮湿,抿紧的唇着有几分冰冷,瑰蓝色的眼睛里尽是不认同的些微怒意。

“我要见他。”他强硬地道。

来汇报的人一下子愣住,迟疑了一秒才应下...

真的超级感谢版工的封面。

争取早日写完,追赶CP18.5。

Σther:

太中 | 不要绝望,在此告辞 | 封设


 @陆淮青 



《Mr.Black(完)》

///太宰治×中原中也

///大盗Paro-有私设

///前篇—(1)(2)(3)

 

[P]

 

“混小子,赃物呢!”

“啪!”怒气冲冲的警察拍了一下桌子,“还有,你的同伙跑到哪里去了?早点坦白,早点出去!”

矮小纤瘦的少年抽抽红色的鼻头,什么话也没有说,从头到尾就只会摇头、默默掉眼泪。

这样的僵持没有持续多久,失去耐心的警察便摔门而出,独自留在讯问室的少年擦干眼泪,冷静而小心地观察周围的环境。他当然知道以他的年纪警察并不能对他怎么样,但他依然需要防备。全身上下早就在被抓捕的时候搜查过,他只剩别在鞋跟的两枚陶瓷刀片。少年自然蜷起双膝,将脸埋在...

《Mr.Black(3)》

///太宰治×中原中也

///大盗Paro-有私设

///前篇—(1)(2)


[O]


田山花袋的通讯频道终于在他们排队进馆之前打开,中原中也不耐烦地把帽子摘下来又戴回去,两指宽的无线耳机扣在外耳道边缘与耳廓上,不适感加剧着他本来就不算太好的心情。

“各位早啊……”顶级黑客的声音有气无力,像是没睡醒,还明目张胆地打了个哈欠。

太宰治弯弯眼睛笑起来,捏起嗓音问候道:“早啊,小田田~”身旁的中原中也恶心得浑身一颤,极为嫌弃地撇过了头。

“……”顶级黑客沉默,然后关闭了自己的频道。

中原中也一愣,转头凶狠地瞪了一眼太宰治:“你正常一点会死吗?...

《Mr.Black(2)》

///太宰治×中原中也

///大盗Paro-有私设

///前篇—(1)


【长图片链接】http://ww1.sinaimg.cn/mw690/6aa97ca3gw1f5zabowwh7j20cj4rihdt.jpg

▼不管什么方法,lof始终在屏蔽,迫不得已只能全文链接。

先说好,只有一点车,没有在虚假暗示什么Orz

—TBC

下篇链接:(3)

《Mr.Black(1)》

///太宰治×中原中也

///大盗Paro-有私设 


-Tu mi hai rubato il cuore.


[M]


飞机在长长的轨道上滑翔,巨大的轰鸣声被雨幕包裹,又闷又沉。舷窗玻璃上结满细密的水雾,在温热指尖触及的瞬间便化作水滴向下滚落,露出一小片清晰的视野。中原中也打着哈欠,朝外懒懒地看了两眼,突然问道:“你带伞了吗?”

“除了证件和钱,我可是什么都没带哦,”他身旁的男人随意地抓了抓凌乱的头发,“现买一把好了。”

机舱内的广播播放着比萨天气的讯息,大多数乘客都已经从沉睡中醒来,声音像...

《花事(下)》

///太宰治×中原中也

///文豪野犬相关

///前情一上篇


[K]

    Kerria japonica (L.) DC.

    骄傲如斯,始终高贵。


一切飘渺无影的情感就像一只蝴蝶,来得快,去得也快。

他总是记得那年在浸满灰尘的街道里,尾崎红叶撑着一把碧绿的纸伞,手里牵着瘦弱的少年,他们背后的夕阳大火熊熊,烧红天空、灼伤大地。女人指尖的红蔻闪着艳丽的光泽,和服对襟上绣着几朵玉蝉,少年的眼睛从凌乱的刘海之间露出来,湛蓝的瞳孔如宝石一般...

《花事(上)》

///太宰治×中原中也

///文豪野犬相关


[I]

     Iris ensata var.hortensis Makino et Nemoto.

     我听见爱的音讯。


从黎明中苏醒的阳光渐渐明亮刺眼,它穿过花房的玻璃墙抚摸碧绿的叶尖,然后低头亲吻藏在其间的少女。男人的身影就陷在其中,正在挑选和裁剪时间恰好的花枝。

管家突然敲响了花房的门,男人刚刚抱起一丛花束。

“先生,森先生的人来了。”

“嗯,让他进来。”男人从花架中走出几步,站在了阳光下...

《Sand and Foam》

///太宰治×中原中也

///6.19太宰治生快

///ABO背景-AB设定


【全文:长图片

↑无论怎么改,始终被屏蔽,从未被超越。


Fin.


[注释]


[E]

纪伯伦《沙与沫》:

①他自以为把自己口袋里的东西给你,便能取走你心里的东西,多愚蠢啊。

②你若想占有某种东西,千万不要求之。

③只有心存秘密之人,才能猜透别人心中的秘密。

波德莱尔《恶之花》:

雪夜密布阴郁的厌倦。


[F]

纪伯伦《沙与沫》:

①你喝酒也许是为了醉,而我...

镜中的雪越发耀眼,活像燃烧的火焰。

死亡是拒绝一切理解的。

《一朝清晨一朝雨》

///太宰治×中原中也

///文豪野犬相关


[A]


我是替人类酿制醇醪的酒神,是我给人以精神上至高的热狂。

——《La Vie de Tolstoï》


他从梦里醒来。

漫漫雨丝将发梢润得发亮,烟气白白酝酿,有稀疏的鸟啼在碧绿的枝叶间回旋。他低垂眼睑,狭长的眼角凝着一枚水滴,在他仰起头的时刻从脸颊滑落,化进他湿重的衣衫里。

几支酒瓶早已虚耗殆尽,狼狈地倒在他身边,溅满污浊的泥。浑身的酒气早就被突然到来的细雨淋洗干净,太宰治闭上叩问天空的眼睛,属于他的清晨在淡蓝色的烟雾中漂动...

年少时代的忧郁是对整个宇宙的骄傲。

芥川真是个可爱的男人😶

 不求苍天俯就我的美意,但求永远恣意挥洒。 

© 陆淮青/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