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淮
是个小号/真的不用fo
 

《Mr.Black(3)》

///太宰治×中原中也

///大盗Paro-有私设

///前篇—(1)(2)

 

[O]

 

田山花袋的通讯频道终于在他们排队进馆之前打开,中原中也不耐烦地把帽子摘下来又戴回去,两指宽的无线耳机扣在外耳道边缘与耳廓上,不适感加剧着他本来就不算太好的心情。

“各位早啊……”顶级黑客的声音有气无力,像是没睡醒,还明目张胆地打了个哈欠。

太宰治弯弯眼睛笑起来,捏起嗓音问候道:“早啊,小田田~”身旁的中原中也恶心得浑身一颤,极为嫌弃地撇过了头。

“……”顶级黑客沉默,然后关闭了自己的频道。

中原中也一愣,转头凶狠地瞪了一眼太宰治:“你正常一点会死吗?!”

太宰治笑笑不说话。

过了几分钟,黑客又再次上线,一开口就直接切入正题:“相关建筑资料和平面图事前我都发给你们了,因为上周乌菲兹美术馆刚刚升级了安全系统,更新后的监控资料还需要我攻破他们的安防系统才能拿到,你们进去之后先注意观察,记好具体的路线和监控盲点。”

田山花袋说到这里顿了顿,换掉了原来一本正经的口吻:“反正没什么事就别找我了,我需要平复一下离家的惶恐。我现在连最简单的代码都打不出来……天哪这里太恐怖了呜呜呜呜我要在棉被的昏暗中慢慢腐烂下去……”说着说着,黑客居然哽咽了起来。

“小田田~不要怕哦!”太宰治笑眯眯地道。

“你闭嘴!国木田都没这样喊我!”黑客哭着炸毛。

中原中也:“……”

他是上辈子造了什么虐,要遇上这些人。

从进去到出去,太宰治与中原中也在乌菲兹美术馆一共花了三个小时参观。事前他们已经将乌菲兹宫的建筑结构图、阿尔诺河排水系统与管道设计图、美术馆各高管的个人信息、周边建筑资料等等信息记忆下来,入馆之后,他们没有在任何一个展室停留过长的时间,只能抓紧时间仔细观察,将所获取的信息与之前早就背下的资料互相对照。

美术馆的出入口控制系统采用的是非接触智能卡和生物特征识别技术对出入目标进行识别和控制,并实现对电子门锁的开关联动。也就是说,如果他们从大门进入的话,除了门禁卡,还需要工作人员的指纹识别。同样的,他们要进入三层波提切利作品所在的10-14展室,同样也需要特殊的门禁卡,与相关工作人员的指纹。但好消息是,他们只需要得到一个可以打开展室门禁的工作人员的指纹,就可以打开这两处门禁。

下午的时候,太宰治与中原中也兵分两路,前者留在旅馆房间对临摹的画作进行一点细微修改,后者则准备去找美术馆里的某个负责人喝茶。中原中也在公厕里换了一副欧洲人的易容,调整完之后,他用了一支咖啡色的眉笔,在脸颊和鼻头上点上一些小雀斑。最后他换上一身大一些的西装,往里面装了一点填充物,穿上七八公分的隐形增高鞋,将自己伪装成一位年轻的房产中介。

中原中也在约定的咖啡厅卡座准时见到了这位需要购买房子的美术馆负责人。他打开电脑,让对方查看房子相关信息。田山花袋已经远程操控了这台笔记本,后台秘密运行着一段模仿美术馆的门禁系统拦截代码,用虚拟信号在复制负责人身上携带的门禁卡信息。

在对方离开之后,中原中也拿走了负责人碰过的马克杯,利用特殊手段提取到了上面一枚清晰的指纹,据此做出了一片硅胶材质的指纹薄膜。

凌晨一点,夜色浓得化不开,深黑色的积雨云层层叠叠逼近地面,裹挟着几分水汽的风从远处吹来——银色的蛇形闪电蓦地亮起,强烈而刺眼的光芒将沉闷的夜空狠狠劈成几片不规则的形状,轰雷在几秒后抵达大地,巨大的响声惊醒无数熟睡的梦中人。

一滴雨珠忽然从天而降,在灰色的石砖上留下一枚深色的圆点。

密密麻麻的雨滴随之纷至沓来,在下一道惊雷中化成滂沱大雨。

乌菲兹美术馆三层的走廊,厚底军靴落在大理石地面的响声由远及近,蒙着雨珠的窗玻璃上隐隐约约映出两道朦胧的影子。

走在后方的男人背着一个塑料画筒,步伐不急不缓,指间翻转着一柄三寸长的军刀,偶然的锐利锋芒闪过黯淡的墙面,最后陷入黑暗里。他的眼睛微微眯起,眼底的精光犹如最敏锐的猎食者,窗外声势浩大的雨声并不会影响他捕捉到周遭任何的微小异动。

中原中也在他身前开路,以绝佳的时机和位置完美避开馆内每一条巡逻路线上走动的安保人员。无线耳机里传来密集的键盘敲打声,田山花袋啧了一声,然后开口:“在前方的路口靠边停十秒再右转,有个人走过来了。”

中原中也用手指敲了敲耳机边缘,示意他听见了。

入夜之时,田山花袋才终于攻进美术馆采用DES加密处理后的安防系统。然而更棘手的是,美术馆为了防止黑客篡改和远程控制摄像机,系统采用了实时密钥加密和SSL协议进行双层保护,田山花袋花了很长的时候精密运算一段破解代码,直到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进入乌菲兹美术馆之前,他才成功接管馆内的监控系统。他将前两日的监控录像,作随机分解嫁接,替代了实时画面。

有了黑科技的加持,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这才一路走得心安理得。但时间紧迫,田山花袋并没有掌握全部安全网络,只是控制住整个三层监控、安全通道的监控设备,以及火情报警装置,其余的还需要两位大盗自行应付。

“啊,还忘了特别提醒你们,馆里的全部警报系统都直接连接着当地警察局的内网,一旦不小心就要遭,千万不要失误。”顶级黑客在他们走到目标展室门前时说道。

太宰治声音很轻地嗯了一声,看着中原中也将一片薄薄的硅胶沾在指头,先刷了门禁卡再摁了指纹识别。

“嘀!”展室的门打开了。

中原中也将扣在前额的红外线眼镜往下一推,几缕不服帖的刘海滑下来,他用指尖勾回了耳后。透过镜片,他得以看见展室内纵横交错的红外线,这张不规则交织的网络几乎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可以穿越的缝隙。

根据他们所掌握的情报,这道红外线网大约每三小时会自动更新一次,中原中也根本没有时间等待下一次线路更新再寻找路线。红外线防盗设备被安置在左侧墙壁中间一个装饰花瓶后的墙壁里,因为他们没有拿到设备的遥控器,所以只能靠手动操纵关闭。

太宰治靠在门边,将军刀插回腿跟的靴筒里,怀抱双臂,等待中原中也完成他的工作。他的身手、身体的灵活性与柔韧性远远不及青年,自然是没法在不惊动警报的情况下穿越红外线网。但他远胜中原中也的,是他的手指——在爆发可怕的手速之下,依然能保持几乎百分百的准确度!再精密的防盗仪器也无法阻挡,再警惕的人也无法防备,这顶级的技巧使他自出道起便与他的搭档一起在不停地创造奇迹。

他们盗过号称这世界最牢固的银行金库,在拍卖会中的众目睽睽之下偷走了南非最大的红宝石,以不可置信的手法在蒙地卡罗赢走了十亿美元的赌金——太宰治拥有这世间最快的手、最厉害的骗术,中原中也精通这世上所有的侦察与反侦察技巧、身手堪比美国最厉害的FBI特工,他们以Mr.Black的名字多少次震惊了全世界。

中原中也微微眯起眼睛,湛蓝色的瞳孔敏锐地捕捉到这张看似密不透风的大网中某个视觉错位影响下不易察觉的缝隙——那就是突破口!他从手腕上取下一根皮筋,用嘴唇咬住,双手握住他披在肩上的半长发,简单地梳成一个马尾,再稍微盘起一圈,紧紧绑在脑后,以免垂放的半长发待会妨碍自己。

此时的展室内,唯一光源仅来自贴在门上墙壁的应急灯,幽绿色的光线晦涩不清,紧闭的玻璃窗隔着厚厚雨幕,只散射出几道模糊的浅白水光。室内着实阴暗,哪怕是拥有极佳的动态视力,也很难在这种环境下看清所有细节。

 中原中也眼底隐约划过一丝轻蔑的笑意,他从一道及腰高的红外线上轻松地侧跃过去,再身形下坠地瞬间及时调转身形,朝着另一个偏线的下方空隙钻了过去——他所有的纵跃、匍匐前进乃至跪地膝行,所有的动作都像是经过了精密计算,无比流畅,没有任何犹豫和滞涩,总是在令人以为他下一秒就要碰到某一根线上的紧张瞬间,适时转换姿势以避开。他穿越红外线网只不过花了不过半分钟,没有半点浪费,一连串的复杂动作完全是一气呵成,简直令人惊叹。

当他塌着肩贴在地面,手腕穿过一个十二公分、五公分的缝隙,摸到了红外线设备所在位置,手指小心翼翼地摸索着,他的视线被花瓶颈挡了一半,而身在红外线网中,他也不敢乱动,只能根据之前得来的图纸寻找手动开关的位置。

“喀”的一声,密密麻麻的红外线网络终于从他的视野里消失。

“厉害!”透过监控摄像看到一切的田山花袋在耳机的频道里忍不住惊叹道。这个世界上,可不是所有黑客都能见识到真正的神偷大盗的高超技巧!田山花袋的内心顿时升起一丝淡淡的自豪感!

而中原中也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松下紧绷的身体,趴在地上呼了一口气。

那细微的声响被太宰治捕捉到,他忍不住笑了一声,离开倚靠的墙根,走到了青年身边。太宰治蹲下来,覆盖着一层薄茧的指腹碰到了他的眉峰与上眼睑的一小片,有些凉。他摘下了青年眼前的特殊眼镜,指尖顺着他眼睛的形状一路向后,最后蹭过他的眼角,将从他鬓角处不听话地垂落的几根发丝缠回耳后。

男人眼里是柔情的笑意。朦胧的黑暗将他的瞳孔衬得更为明亮,散碎的模糊光线加深了他五官英俊的线条,眼下的睫羽向后生出的一段阴影延长了他眼尾的形状,似乎比往常时候看去更加情意脉脉,淡色的薄唇微微挑起,就好像是下一秒要吻他的样子。

——但事实上,男人确实吻了他。

太宰治握住他的下巴,含住他的唇要了一个浅吻。

“中也……你的腰身真好看。”男人的嗓音出现了一点不合时宜的沙哑。

仍盯着监视器、听着频道通讯的田山花袋默默地拿着杯子喝了好大一口水压压惊。

中原中也瞬间挥开男人的手,翻身站起,一脸阴沉:“色情狂!给我好好工作!”

太宰治并起食指与中指,放在唇间亲了一下,眨着眼向他抛去一个飞吻:“Honey,看我也给你表演一段精彩的。”

《维纳斯的诞生》吊挂在展室墙壁上,前面由一层特质的钢化玻璃挡住,画框的四个角上还安装着黑色的条形装置,是一种高级的位移传感器。这类位移传感器是专门对一些大型画作或者挂件展品实施数据的原始记录,以通过比对数据的变化来及时地发出报警的装置。

太宰治解下背上的画筒,从中抽出了足以乱真的赝品画作,他展开,然后吻了吻画作的左上角——这是他一贯对待自己画作的习惯。无论那些画作是否仅仅只是一副为了完成盗窃的赝品,但它们身上的每一笔,都融入了他最真挚的爱意与最真诚的灵魂。

“花袋。”太宰治道。

无线频道里早就把手放在键盘上的黑客先生立马给出回应:“我会通过安保系统给这个位移传感器添加一段虚拟代码进行拦截,你只有半分钟,半分钟后,一旦你没有将画回归原位,整个楼的警报会响起来。五分钟后,警察就能围住这栋美术馆。嗯……警察局刚好就隔两条街。”

太宰治笑笑,道:“好。”

半分钟,三十秒。他有三十秒的时间拆下钢化玻璃,抽出画框内的维纳斯,换上赝品,再将一切复原,并且前后不能产生任何一点点的位置移动。

太宰治相信他的手,中原中也相信他的搭档,田山花袋随时做好了出逃的准备。

窗外的厚重雨声不歇,偶然的闪电划破长空,在大雨里惊起几道炸雷,不远处的阿尔诺河才降下去的水位似乎又有了上涨的趋势。而佛罗伦萨中的这座经过四百多年时光洗礼的美术馆,终于遭遇上两位真正的偷天大盗,即将盗走它珍藏已久的美神。

田山花袋吃惊地微微张开嘴,眼镜从鼻梁上滑下了一小截。

太宰治所有的动作快得几乎以肉眼无法看得清,黑客只是眨了一个眼,玻璃就给拆下来了,再眨个眼,假画就已经塞进画框里了!待太宰治安完玻璃,拿着真正的维纳斯端详的时候,黑客赶紧了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屏幕——才过去了十八秒!

而剩余的十二秒,太宰治花在了收画、和中原中也搂了个肩,然后被对方附送了一个强力肘击。

田山花袋全程紧张得快要昏过去了!

然而十二秒过去,展室内没有出现任何声音,更没有什么警报。

天哪!国木田怎么没跟我说他的朋友这么厉害!田山花袋暗挫挫地拷贝了刚刚那一段的录像。

而大盗们已经准备撤退。太宰治被赶去门口,中原中也又趴在原来的位置,重新打开了红外线网,再一次展现了无与伦比的身体素质,动作流畅飞快而且十分精确,两人准备就此撤退离开。

田山花袋仍为他们远程操控着室内的监控系统,寻找最好的路线。

——距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变故总是在这样的时刻发生,猝不及防,极其戏剧化,叫人措手不及。

装置在美术馆墙外的主动红外对射探测器,突然在他们从三楼下楼的时刻,拉响了全楼警报——这款仪器在某些天气条件下,比如大雨,极容易发生误报警。

但是这一次误报警,误打误撞地撞上了一次真的偷窃。

听到报警之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并没有慌张,但运气很不好地遇上了因为慌张乱跑的巡逻守卫。

……当最终中原中也一个人倚在墙根,留在肩胛骨和小腿上的子弹在每一次呼吸之间拉扯他的痛觉,温热的血液缓慢将他浸泡,脑中一片昏昏沉沉的时候。

他便忍不住想起十三岁的自己,在一个人被带往警察局的路上那场懦弱而胆怯的哭泣。

如今的一切竟然如此相似。

太宰治终究是抛下了他,所有的种种都是谎言。

“无论如何……我都永远、永远不会背弃你……啊哈。”中原中也默默地重复了那句记忆中的话,忍不住扯起嘴角笑了笑,“我早就、早就做好这样的准备,不是吗……”

不远处传来隐隐的警笛与犬吠声。

雨后一团团绵密的濛濛雾气从地面浮起,包裹着这座城市每一条古老而陈旧的街道,视野氤氲一片,宛如梦境。

-TBC
下篇链接:(完)

 

PS.田山花袋只在漫画里打了酱油,出场比较少,可能性格稍微有点私设XD


 
评论(20)
热度(172)
© 纪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