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淮青
[一个小号/不用fo]
 

《Sand and Foam》

///太宰治×中原中也

///6.19太宰治生快

///ABO背景-AB设定


【全文:长图片

↑无论怎么改,始终被屏蔽,从未被超越。

 

Fin.

 

 

 

[注释]


[E]

纪伯伦《沙与沫》:

①他自以为把自己口袋里的东西给你,便能取走你心里的东西,多愚蠢啊。

②你若想占有某种东西,千万不要求之。

③只有心存秘密之人,才能猜透别人心中的秘密。

波德莱尔《恶之花》:

雪夜密布阴郁的厌倦。

 

[F]

纪伯伦《沙与沫》:

①你喝酒也许是为了醉,而我喝酒却是为了从另外一种醉酒中清醒过来。

②罪恶要么是需要的代名词,要么是疾病的一种表征。

波德莱尔《美神赞歌》:你明眸中蕴含落日朝阳,如风雨的夜晚弥散幽香。

太宰治《人间失格》:

①因为我更像一个怪物,虽然很想普普通通地活得像个人,但社会却一直将我当做一个怪物。

②对同类的极度恐惧,反而更加期盼能够亲眼见识令人可畏的妖怪。越是神经质,越是胆怯的人,越是期盼着强犷风暴的到来。

 

[G]

纪伯伦《沙与沫》:

①死神会使你与你的敌人重归于好。

②骗子有时得逞,但终究是自杀。

波德莱尔《恶之花》:天光暗淡迷濛,生命嘶喊躁动。


[H]

纪伯伦《沙与沫》:

①我们的生命并未空耗。

②明显的东西,人们总是视而不见,非要等人指点。

 

[标题]

取自《沙与沫》的英文翻译。纪伯伦在这篇序言里说:这本小册子不超过其名,确乎是一捧沙、一把沫。虽然我将我心的碎屑抛入沙中,将我的灵魂汁液倾在了沫上,但它现在和永远离海岸比大海近,距有限的思念比不能限定的相见远。

 

[最后的话]

我很喜欢纪伯伦的这篇,建议一观。

迟到了一天,很是抱歉。私心不喜中也为O的设定,他那么骄傲的人,定然不愿被信息素控制本能。还望想看AO的见谅。

文笔仍然在复健,这篇确实傻白甜,但依然很真诚,期望有一日能写到Z。

望阅读愉快。

 
评论(8)
热度(480)
© 陆淮青/Powered by LOFTER